喻文州粥很好吃

品行不正

五次韩文清骗了张新杰,每次张新杰都信了

去往:

有天在霸图食堂吃饭,张佳乐神秘兮兮地端着餐盘坐到韩文清的对面。他有个话题想跟韩文清分享:“韩队,我发现张副队……挺好骗的啊。”


韩文清停下了筷子:“怎么了?”


张佳乐表情有些扭曲:“我以前跟他说,我在云南老家村子里养了头大象。他今天突然问我,我家大象几岁了,能骑了吗?”


韩文清又吃了口菜:“你才知道啊。”


张新杰很好骗,这一点韩文清很早就知道了。


第一次发现这一点,是很久以前和张新杰去外地参加一个并不是很重要的商业活动。霸图并不缺钱,以往都是订的各自分开的单人间。毕竟睡觉的地方而已,也不需要在一个房间里交流感情。况且那时候韩文清和张新杰还不太熟,别人都在担心,别让韩队把新队员吓到。哪知道这次订酒店的出了错,变成了双人标间。


韩文清问张新杰:“也没多余的房间了,要不就这样吧,你介意吗?”


张新杰也无所谓:“不过我睡得比较早。”


韩文清信心满满:“我也很自律的。”


晚上韩文清就后悔了。他要到以后才明白,永远不要跟张新杰比自律。 


“该睡了。”张新杰洗完澡出来就说。


韩文清想,这才几点?!明天没有比赛啊!


张新杰站在韩文清背后:“韩队,明天有活动。”


倒也没有强迫韩文清马上入眠,但韩文清还是觉得要回应一下关心:“十二点,我十二点就睡。”


张新杰叹了口气,似乎觉得还是太晚,但也没有说什么,自行上了床。


韩文清出来没带账号卡,本来准备不打游戏放松一下。就打开了X点中文网,点开了某篇完结升级流小说看了起来。没想到看起来种马无脑,写得倒是不错,X点小说字数多,一看下去就没完了。过了一会儿韩文清便遇到一个尴尬的情况,他只好叫醒了张新杰。


“你支付宝有钱吗?”韩文清把声音压得很低,他的X点币不够了,不付钱就只能去看盗文了。


张新杰没说话,看了看挂钟,凌晨一点。


韩文清有点不太好意思,还好没开灯看不到他脸色。但是情节正卡到高潮部分,主角还生死未卜,就这么断了简直百爪挠心。韩文清一边不肯放弃追文,一边觉得后辈鄙视的目光都要定在他身上了,他还试图挽救身为前辈的尊严。


韩文清说:“其实我现在还不睡是有正当原因的。”


这句话说完,韩文清看到张新杰变了神色,坐起来认真准备听理由。


韩文清想,怎么办,我刚胡扯的啊。


张新杰开口了:“什么原因?”


韩文清觉得自己没救了,他想要不然顺势开个玩笑缓和气氛吧:“其实我是只老虎,不需要那么多睡眠时间的。”


空气停滞了,张新杰似乎一点不觉得好笑。他低头在手机上搜了点什么,抬头问:“你支付宝账号多少?”


韩文清正想着气氛更微妙了该怎么收场,一听就顺口报了账号出来。报完了才一愣:“你……没什么反应吗?”


张新杰顿住,叹了口气:“挺不容易的。”


张新杰又补了一句:“队长我误会你了,长得凶不是你的错。”然后就睡了,也没有再催韩文清。


韩文清有些凌乱地跑去充值了,当扫到结尾主角收完后宫跑去外星修仙时他想,妈的,还不如去看盗文呢。


至少不用在后辈面前这么尴尬了。


第二天的活动主要以韩文清为中心,但主持人也挺关注张新杰,专门找了个环节问他:“小张是荣耀的新人,加入霸图以来有什么新的收获吗?”


张新杰说:“老虎的睡眠时间只有三到六个小时。”


韩文清站在张新杰身后。


韩文清更凌乱了。


我胡扯的啊!


韩文清心里的猛虎在咆哮。


第二次是在霸图外。


虽然二十多岁了,老妈使唤起来也是照样的。家里来了客人操办饭菜,一打开冰箱发现肉没多少了,就让韩文清去买。他也没认真听,一出门就忘了到底要买哪种肉,干脆五花肉三线肉坐灯肉排骨都买了,反正客人来得多,或者冻着以后也能吃。猪肉贩子眉开眼笑,给他套了好几个袋子提着。


韩文清正准备回去,听到背后有人叫:“韩队?”


是张新杰,出来遇上队长了打声招呼,注意到韩文清手上硕大的袋子有些惊讶:“你这是买的……”


“肉嘛。”韩文清漫不经心,“小张吃饭了吗?”


“吃了。”张新杰点头,和韩文清并排走在一起。


“还说请你到我家一块吃呢,今天菜挺多的。”


“饮食习惯不同,还是不用了。”张新杰似乎面色不虞,“韩队不愧是肉食动物。”


韩文清想,我是挺喜欢吃肉的,不过这话怎么听着不对呢。


“队长家里都是老虎吗?”张新杰问。


韩文清吓得停住了,他看着张新杰,但因为太惊讶,和瞪着也没什么差别:“你说什么?!”


张新杰安抚韩文清:“上次去X市你告诉我的啊,别担心我没告诉其他人。”


韩文清闭了嘴,脸色发黑地往前走。张新杰以为是自己随便开口惹了他,赶上去:“不愿意提的话,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韩文清想,他怎么还没忘啊!


但看着张新杰一脸忧心忡忡还以为自己犯了忌讳的样子,韩文清又觉得自己撒的谎无论如何也要圆回来。他停下脚步,沉沉地叹了口气。


“我父亲是东北虎,母亲是华南虎,我们隐居到Q市来的。”


“这事情很隐秘的,以后就不要再提了,会被抓的。”


张新杰很慎重地点了点头。


和张新杰告别的时候,韩文清心想,这事总算完了。


第二天去霸图,从报刊架拿了份当天的报纸看,看着看着突然有些不对,他问白言飞:“这报纸是不是少了好几版啊?”


白言飞说,是啊,好像张副队把里面有一张报纸全抽走了。


张新杰很少干这种无厘头的事,这让韩文清有些好奇,出门在报刊亭又买了一份。


一打开他就看到:Q市动物园新引进两只纯种东北虎。


韩文清脸都僵了,嘴角抽搐得报摊老板想要不要先报个警。


韩文清合上报纸,他想,张新杰真是个好人啊。


这样对异种队友的关爱,太感人了。韩文清都快哭了。


第三次发生在比赛时。


霸图那段时间,状态不太好,失误不断,媒体都嘲讽了好几次。有次和嘉世的对战输了,韩文清更是大为光火,把全队叫去训练室大骂了一顿。


训到一半韩文清说,看来我平时对你们还不够严,真以为我不会吃人是吧?


话音刚落,张新杰就大声喊他:韩队!


声音很焦急,完全没有平时的沉稳冷静。


韩文清看张新杰:“怎么了。”


张新杰把韩文清拉了出去,找了个阴暗角落。


“队长,我知道这次他们的确不理想,但是罪不至死。”


韩文清还没反应过来,哼了一声:“犯的那些低级错误还罪不至死?我怎么觉得够本了?”


张新杰急了,虽然对方是他队长,他还是选择站在人类这边:“现在是文明社会,你不能随便吃人的。”


这句话没头没尾,韩文清蒙了:“什么?”


张新杰拿着手机:“你非要这么干的话,我只能举报给动物园了!虎毒不食队友啊。”


韩文清想,有完没完啊!我要当一辈子老虎了吗!


韩文清只好说:“新杰,放下手机,有事好商量。”


张新杰似乎还是不忍,把手机缓缓放低,他说韩队你不要急,你是王者,我们肯定能赢的。


虽然张新杰口中的王者大概是和韩文清理解的不太一样,韩文清还是很感动这份情谊,他说好,为了胜利……我也不会吃了他们的。


回去开门时,张新杰低声对韩文清说,韩队,克制你的兽性。


话传到门内的霸图众人耳朵里,又看到走进来的两人头上是汗,表情怪异,赶紧低头不语继续挨训,顺便脑内补完了一出【】大戏。


第四次是张佳乐林敬言来了以后,霸图搞了次全队出游。


也不是太远的地方,不过是去山里露营。两人一个帐篷,韩文清张新杰分到了一起。听说山谷里有萤火虫,其他人都拿着网跑去捉了,独留他们两个驻守营地。


两人闲得靠在树上,万籁俱寂,盯着荒野里没被污染的星空,韩文清没忍住感叹了一句:“真美啊。”


张新杰接话:“是啊,比起城市来,还是这里最舒服。队长是生长在大自然里的吗?”


韩文清噎住了,他想:果然不能装文艺,一句都不行。


可韩文清还是要回答:“不是,我是家养的。”


张新杰了然:“也是,现在野生东北虎和华南虎都不多了。”


韩文清:“……”


韩文清痛苦地想转移话题:“我跟经理提过了,下次旅游可以去国外。出去走走,还可以去看看外国的荣耀怎么打的。”


张新杰点点头:“是挺好的。队长去过非洲吗?”


“没……”韩文清突然又涌起不祥的预感。


“非洲大草原挺广阔的,可以自由奔驰。”张新杰感叹道,“就是还有很多狮子。”


韩文清想,张新杰到底什么时候去查了哪里放生老虎比较合适的?


韩文清还想,早知今日,当初说什么也不会熬夜看文,再好看也不行。


韩文清快睡着时,张新杰轻声说,我也挺想去非洲大草原的。


第五次是现在。


韩文清吃完菜,又喝了口汤,才对张佳乐说,我建议你还是快准备一只吧。最近我们马上要去那儿了。


张佳乐傻掉了:“我去哪里变出一只大象啊,要不我去跟他招了,我们那儿没有家养大象罂粟也不论斤卖的。”


韩文清很鄙视张佳乐这种不彻底的精神,他想这有多难啊,我那么离谱的谎还一直圆到现在呢。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会信啊。”张佳乐还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还告诉他我们那儿的大象非常聪明,会帮我打荣耀。”


这个问题,韩文清也想过,后来他觉得,严谨的人,有时候也是想象力最浪漫的人。因为无法判断真假,反而愿意去相信未知的事物。


牛顿还是基督教徒呢,韩文清自我安慰,这也没什么。


张佳乐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去跟张新杰老实交代比较好。不然等赛程定下来过去了没看到大象,虽然依张新杰的脾气不会发火,他自己也挺愧疚的。他拉上韩文清一起去。


“韩队你跟张副比较熟,他要是生气了罩着我啊。”张佳乐如是说。


韩文清想想似乎刚看到张新杰去了休息室,就跟张佳乐一起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想,是不是干脆和张佳乐一起,对张新杰坦白交代了?


毕竟以后要是碰上韩文清父母,他真的变不出来两只老虎。


打开门韩文清喊了声新杰,没人应,他扫了一眼,没看到人,他又扫了一眼,看到一只羊。


还是只非洲大羚羊。


羚羊抬起头,很是无辜地看着他。身后的张佳乐在叫:“我靠为什么它挂着张副的证……”


韩文清捂住张佳乐的嘴,啪的关上了门。


片刻后门开了,张新杰穿得整齐,有些不好意思:“大意了没锁门,让你们看到动物本体了。”


他问张佳乐:“刚是你在叫我吗?有什么事?”


张佳乐一脸纠结,还是开了口:“没什么,我家大象打电话了,说想我带你们快点去。”


“好啊。”张新杰又看到韩文清站在一边,双肩抱臂,“队长怎么了?”


“呃,”韩文清反应过来,说,“非洲大草原……等退役了一起去吧。”


“老虎可还能打很多年呢,我有得等了。”张新杰没有犹疑地答应下来,施施然走了。


留韩文清和张佳乐面面相觑,张佳乐突然问韩文清:“你说,我如果让孙哲平当我家大象,他会答应吗?”


韩文清没有回答,韩文清在想,去Q市动物园偷东北虎的难度大概更大。





评论

热度(7838)

  1. 黑森林威猛先生用威猛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要哭了,笑哭啊😂😂😂
  2. 向晚杯中月裡 转载了此文字
  3. 小小小小屋-府府_(:3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时隔多年看还是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