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粥很好吃

品行不正

【百花】不要内裤

黄初:

虽然是百花相关,但孙翔还是要来打个酱油的❤




于锋喜欢搬小板凳听邹远讲百花过去的故事。


邹远最爱讲的是唐昊没脸没皮的失格往事。


这天,邹远故事会又开讲,于锋津津有味地听起来……


据说,唐昊有个十分见不得人的习惯:不穿内裤。邹远发现这事是在第六赛季两人还在青训营混的时候,当时,他俩同住一个宿舍,关系很好。


一日晚上,唐昊照例在练习完后洗澡,他翻出换洗衣服扔在床上,准备将身上穿的脱完之后直接冲进浴室。十六七岁的男孩子都是豪放不羁的,邹远坐在床上翻杂志,也没觉得唐昊在自己面前脱衣服有什么不好。


然而,再专注的人也是有余光的。邹远在翻页时潜意识地瞟了一眼唐昊,顿时呈惊呆状:“昊,昊昊你没穿内裤?”


“今天没穿。”唐昊淡定地回答,他的脏衣服扔在地上,唯独不见内裤。


“什么!”邹远坐着,唐昊站着,小弹药的目光与小流氓的某个部位差不多持平。


“有什么奇怪的,我内裤烂了几条,另外几条洗了没干。”唐昊挡住胯下小鸟,皱着鼻子说:“今天没有穿的嘛!”


“……”邹远像看变态一样看唐昊,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那你明天呢?”


“明天有啊,今晚肯定都干了。”唐昊一步一步往浴室退,“不过今晚睡觉我还是只能挂空挡。”


浴室的花洒哗啦哗啦,邹远抓着钱包就往外跑,战队太晚不准青训营的小队员外出,他只得去自动售卖机买内裤,自动贩卖机前站着买可乐和咖啡的张佳乐,他杵着迟迟不敢塞入纸币。


“小远想买什么?”张佳乐好心地问。


“呃……”这要怎么说出口。


“买饮料吗?喝什么我请你。”队长就是大方。


“哎……”队长给买的水,什么口味都喜欢!


接过张佳乐掏钱买的雪碧,邹远高高兴兴回宿舍,门一开,唐昊正光着屁股擦头发,他将雪碧在自己脑门上冰了冰,突然想起:哎哟忘了给这家伙买内裤!


于是,在唐昊光明正大遛鸟时,邹远贼眉鼠眼地再次潜到贩卖机附近,张佳乐已经走了,他成功买回一盒内裤。


第二天,为贩卖机装货的大妈逢人便说:那盒放进去三年没人动的内裤被买走了,你们猜是谁,他为什么要买。


流言凶猛,数年后唐昊转会呼啸,百花食堂的一个小师傅悄悄给曾信然说:“你德里罗的前任使用者半夜尿床,是咱副队头上罩着内裤替他买的新内裤!”


从此以后,在曾信然心中,唐昊的男神地位开始动摇。


话说回来,自打知道唐昊有时不穿内裤的破事之后,邹远便对他盯得尤其紧,经常监督他换洗内裤,在宿舍时会查看阳台上晾着的内裤数量对不对,在外面有时会神叨叨地瞧他屁股上有没有内裤的痕迹。


于是,流言又风起云涌,这次说的是邹远是唐昊痴汉。


邹远不在意,身为唐昊的室友,他必须纠正他的变态习惯。


就这样,唐昊一直乖乖换洗内裤,再没干过挂空挡的事,直到第七赛季——


新年,战队开联欢会,唐昊、邹远的节目是舞龙。


在咚咚锵锵的背景声中,两个新人盯着一头制作得很丑的龙跑出,邹远全程都舞得很有激情,而唐昊却扭扭捏捏放不开。舞完后,张佳乐拍手大赞邹远舞得好,至于别扭的唐昊,他笑道:“昊昊真笨!”


邹远跟着死拽裤腰带的唐昊去了洗手间,逼问曰:“昊昊,你屁股怎么不扭起来!”


“我裤腰带松了!会垮!”唐昊回答得紧张兮兮。


邹远一看唐昊那表情就觉得不对劲,“你里面没穿?”


“……”唐昊斜眼看邹远,竟然默认了。


“你又挂空挡?说好了不挂空挡的!”邹远怒其不争。


“是,是孙翔叫我舞龙时别穿内裤的!”唐昊还抓着他的裤腰带,“他说舞龙时,上面要将龙甩起来,下面那个也要甩起来……”


“!!!”邹远听得目瞪口呆,愣了几秒才说:“孙翔的话你也信!”


“我觉得……”唐昊明显底气不足,“他说得很有道理啊,上面要甩,下面也……”


“不要再说!”邹远捂着耳朵跑了。


关于内裤的争执在唐昊转会时戛然而止,邹远悄悄在他的行李箱里塞了20条内裤。


听完唐昊与内裤不得不说的事,于锋思考良久,道:“我觉得很好啊。”


“What!”邹远瞪着自家队长,挤着他的脸颊道:“你说什么很好?”


“不,不穿内裤。”于锋的嘴被挤得嘟了起来,“我就不穿内裤。”


邹远颓然地坐在地上,他仰望着搓脸的于锋,觉得自己被雷劈到了天灵盖。


唐昊不穿内裤就罢了,可是队长怎么能不穿,队长不是那样的人啊!


5分钟后,于锋组织好语言,将地上的邹远捡起来捋顺,他清了清嗓子,开始讲道理:“我觉得男人偶尔不穿内裤很正常,女生有时候还不穿胸罩呢!”


邹远无力地看他:“你怎么知道女生有时候不穿胸罩?”


“电视里演过啊,什么个性解放,不穿舒服。”于锋有理有据。


“这两者根本不一样。”邹远反驳。


“那你来说,女人有时不穿胸罩和男人偶尔不穿内裤哪里不一样!”于锋紧握双拳。


邹远皱眉思考,他是真的觉得不一样,但又想不出说服人的论据。


愁死了!


“看,就是一样的!”于锋诚恳地说:“个性解放,思想独立,身心自由,比赛就会越打越好,成绩也会越来越好,个人技术团体配合都会进步!”


邹远静静地看着于锋,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而且,我们百花队长都是不穿内裤的!”论文写到高潮,于锋亢奋地说。


“我负责地告诉你,我也当过百花队长,我穿内裤!”邹远举起右手,像宣誓一样,“乐乐队长和孙队都穿,就你不穿!”


“你错了。”于锋将邹远的右手按下去,声情并茂地说:“就你穿,张佳乐和孙哲平都不穿。”


邹远以抽风的姿势抽回自己的手,惊恐万分:“他们要穿!”


“他们不穿。”于锋抱臂。


“要穿!”邹远不相信。


“不穿!”于锋胸有成竹。


……


将“要穿”“不穿”重复了10分钟后,邹远败下阵来,瘪着嘴问:“你哪里听来的?”


“孙哲平给我说的。”于锋表情有点得意。


“他为什么会给你说这个?”邹远按住胸口。


“因为我们都是狂剑士啊!”于锋摸出自己的账号卡,“狂剑士是会进行心灵对话的!”


邹远想起叫唐昊舞龙时下面也要甩起来的前狂剑士孙翔,突然一口气提不上来。


“至于张佳乐嘛,他不穿内裤是我推断的。”于锋给邹远顺气。


这也能推断……邹远说不出话来。


“百花缭乱的打法那么酷炫,穿上内裤会禁锢他自由的灵魂!”于锋娓娓道来。


邹远感受到了一记来自心灵深处的重击,原来他用不好神级账号卡是因为内裤束缚了他的灵魂?


“反正我们百花队长是不穿内裤的。”于锋端正地坐着,正直地总结道:“这个优良传统从孙哲平时代就开始了。”


晚上,邹远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从唐昊没羞没躁的光屁股想到于锋体面外表下的空挡,再想到百花缭乱的酷炫原因,最后想到百花队长不穿内裤的起源——孙哲平!


半夜三点,他猛然坐起,在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时拨通了唐昊的电话:“昊昊,不穿内裤会不会被夹?”


“憋瞎说!我现在要穿内裤!”当上呼啸队长后,唐昊变了……


“哦……”邹远悠悠地挂掉电话,他掀开被子,扯起内裤沿,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明天,不穿内裤试试!






☆今天没有共和国之剑


☆我才知道原来很多年轻男孩子会偶尔不穿内裤……

评论

热度(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