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粥很好吃

品行不正

[全员向]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

树下黛影:

【那些为了荣耀疯狂过的日子,他们以为距离自己很远,但只要想起来,其实就在昨天】
QAQ这一句……盯了好久。还是忍不住哭了


平和岛空爺_:



∞全员向
∞梗取自微博上上@kellked在游泳 大大的条漫
∞愿诸位食用愉快


<<<<<<<<<
[01]再一次 我淹没在掌声中
“作为国内最长寿的网络游戏,已经运行了近27的荣耀即将在今晚零点结束运行。”
全国各地的电台都在转播这条新闻。
形形色色的人在大楼的屏幕前驻足,看着此时正在放着的录像。

[02]眼前的你 竟如此激动
一身混搭的散人套装刚出现,就有人尖叫了起来:“君莫笑!”“叶修!”在千机伞的舞动中,矛形态、盾形态等一一出现。
紧接着出现的每一个形象,都足以让围观的的人疯狂。
“大漠孤烟!”“韩文清!”
“王杰希!”“王不留行!”
“周泽楷!”“一枪穿云!”
“……”
“……”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几乎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
驻足的人已经抑制不住自己情感的爆发,他们感觉有泪水滑落自己的面颊。
这些都是他们十几年前的骄傲,也是他们如今记忆里最珍贵的回忆。

[03]黑暗中 世界仿佛已停止转动
“荣耀……”“还剩最后三小时。”
坐在酒吧里的男人看着转播,沉默的灌下一大口冰啤;穿着制服的公司职员也停下了步伐,眼里闪着莫名的光亮;快餐店里的老板停下了手里的活,望着店里的屏幕不做声;台上的解说主持收到消息时,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观众席里听到插播消息的撰稿人,神情微微一怔;网店老板早就呆在电脑前,认真的看着右下角的时间……
最后三小时的消息放出,他们仿佛都有了前行的目标,随即向着那个方向赶去。

[04]你我的心不用双手也能相拥
“来啦。”
“嗯,久等了。”
无需过多言语,聚集在一处的他们互相笑了笑,然后一起围在电脑前。
“卡带没带?”
“没带还敢过来?”
拿出账号卡,登陆荣耀。

[05]如果有一天 我迷失风雨中
百花缭乱。再睡一夏。
张佳乐看着屏幕上的弹药专家,耳边似乎又响起了二十年前某个玩家喊出的那句话。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他沉默的在键盘上敲下一连串的字母,招招绚烂,可却没一个打中。
好炫,可惜没打中。
这是他一直被人诟病的地方,但这一次,不是因为他的失误,而是因为没有对手。
【您的好友 再睡一夏 已上线】
狂剑士的身影渐渐出现,头上顶着一个文字泡。
“再来一次繁花血景吧。”

[06]我知道你 会为我疗伤止痛
索克萨尔。夜雨声烦。
蓝雨的剑与诅咒再次重逢。
最先打破僵局的是术士:“怎么回事,不是本人?”
“不是本人个鬼啦队长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很伤心诶!只是觉得有好多话想说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罢了!”
文字泡的攻势滚滚而来,剑圣挥舞着手里的轻剑冰雨,仿佛随时要冲上去打一局。
“果然是少天啊,这样我就放心了^ ^”
“怎么可能不是我啊?!队长你看过我把账号卡借给别人用过吗?!真是的不要不相信我啦!”
坐在屏幕前的黄少天不禁弯起了嘴角,随后敲出一行字。
“夜雨声烦对你效忠一世,直至死亡。”

[07]也许我们的世界 终究有一些不同
木恩。一寸灰。
乔一帆右手握着鼠标,左手下意识的摩擦着手边的水杯。
他从不后悔二十年前的毅然转型,但他始终放不下和好友的分离。
久违了的魔道学者骑着扫帚轻飘飘的落在鬼剑士面前。
他打开语音,成熟男人的声音传到了对面:“真的好久不见了。”
“是啊,哪天出来聚一聚吧。”
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由这个声音主持的解说他每场都看了。
“没想到,在最后我们还能并肩一次。”

[08]可我知道 你将会陪我在风雨中
大漠孤烟。石不转。
拳王的风姿不减当年,他身后跟着的牧师亦是如此。
韩文清看了眼时间,随后大漠孤烟头上飘起一个文字泡:“时间过了。”
牧师常年佩戴着的十字架额饰闪烁着莹莹白光:“那就过吧,反正最后三小时了。”
作息时间表是人定的,人自然也能改。
是啊,只剩最后三小时了。
拳法家冲着空气击出一拳,带着隐隐的不甘。
“霸图一直有你,真是太好了。”

[09]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
新闻播报的屏幕上开始出现一幕幕令人眼熟的场景。
“第一赛季的叶修!”
“韩文清!”
“快看!那不是魏琛嘛!”
“那个是第二赛季的人!”
“魔术师王杰希!”
“……”
“……”
屏幕前人声鼎沸,就仿佛回到了荣耀的全盛时代。那时,也会有这么多人围在一起,观看每一场比赛,支持他们所钟爱的选手,祈祷自己支持的队伍能够获得冠军宝座。
可这些都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了呢?
他们也不记得了。
他们原本以为这些只能一辈子封存在自己的记忆中了,他们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想不起来当初的满腔热情了。
但这些画面一出现,他们就什么都记起来了。
那些为了荣耀疯狂过的日子,他们以为距离自己很远,但只要想起来,其实就在昨天。

[10]我会知道 你在那个角落
常先搬出这二十七年来他收集所有的电竞周刊,一页页的翻过。
自从第十赛季他跟了兴欣这支不被多少人看好的战队,他学到了很多,也对荣耀越来越痴迷。
兴欣这支战队里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缺憾之处,但他们谁也不肯放弃。

[11]看人生匆匆 愿我们同享光荣
第十赛季,兴欣夺得冠军。
没有人会忘记,忘记这足以载入荣耀历史的一幕。
从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新生战队,一路打进八强,和那些老牌战队玩命周旋,甩开了蓝雨,打下了微草,攻克了霸图,干掉了轮回。
谁能想得到。
就连对兴欣知根知底的所有人都没能想到。
“这是我们应得的荣耀。”
兴欣里的很多人在那时都哭了。

[12]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
“再打十年我也不会腻。”
“老大我跟着你打下去!”
“我一定会打败你。”
“老夫曾经也是神一样的少年!”
“血这么少,就不要挣扎了嘛~”
“我好歹拿着兴欣的最高工资。”
“我把奖金给他们了。”
“教授说,是为了人类进步。”
“……”
“前辈,喝水。”
“我要组一支战队!然后我们一起拿冠军!”

[13]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
H市,兴欣网吧,二楼213。
十一个人一人一台电脑——即使已经过了十几年,他们依然记得自己的位置,从不曾改变。
几乎是同时登陆。
好友名单里早已亮起来几十人。

[14]我会知道 爱那个角落
“矮油老魏你太老了吧,感觉操作好差劲。”
“去去去,你以为你还是小鬼啊?”
“对了,我们去哪里?”
包厢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
“神之领域。”已经43岁的男人叼着烟,含混不清的说道。
所有人下意识的听从了他的意见。
“原来今天可以抽烟啊,老板娘你怎么不告诉我?”胡子拉扎的男人不满的叫起来。
“你抽屉里有一包。”
“前辈,喝水。”
十个纸杯放在每人的左手边,和当初一模一样。

[15]也许有一天 我老的不能唱也走不动
每个人的手速都变慢了。
过去轻而易举就能搓出的大招,现在却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有轻微的叹气声在房间里响起,却被用力敲击键盘的“喀哒”声盖过。
曾经的短发妹子紧抿着嘴唇,眉宇间的傲气不输以往。
“你们现在还在开什么玩笑!”当了十几年兴欣的老板娘的她终于发怒了,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等会儿你们要去见的人是谁你们知不知道!他们都是曾经被你们打败的人!你们这幅样子是要给谁看!”
一片静默,随后有人小声道谢。
“谢啦,老板娘。”

[16]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
“就属你们兴欣的最慢。”站在拳王身后的牧师头上出现了一个文字泡。
一身混搭的散人扛着千机伞,无所谓的笑道:“没办法啊,BOSS总归是最后压轴登场的。”
曾经的对手,曾经的队友,如今都站在了一起。
每个在场的都是曾经大名鼎鼎的账号,放在十几年前,这是全明星赛才能看到的壮观景象。不,甚至连全明星赛都看不到这么多全明星角色。
这里的人,足有24的3倍多。
“来来来,靠近一点,看看一个屏幕能不能把人都装进去。”娇小的元素法师突然说了一句,“都这种时候了,总得来张合照吧。”
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刻摁下了截图。
还有两个小时。

[17]感谢你与我患难与共
君莫笑。沐雨橙风。
没有哪对搭档能比他俩更加默契。
从第四赛季开始,除去第九赛季,其余剩下的所有赛季,他们俩都是一起过来的。
“你在等吗?”
“你不也是。”
枪炮师在问完话后便陷入了沉默,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对方的反问。
“待会儿让我再辅助你打一场吧。”

[18]感谢天 我的心有你能懂
逢山鬼泣。鬼刻。
阵鬼和斩鬼面对面站着,两人一言不发。
最终,阵鬼往前走了一步,将对方抱在了怀里。
“吴女士……”
“结束后我就拔了你的牙你信不信。”
“那就拔好了,要知道我们虚空的下限就剩下你了。”
当年的一句戏言,却成了他的口头禅。
然后,斩鬼就发动了攻击。

[19]感谢在泪光中 我们还能拥有笑容
海无量。冷暗雷。
刚一相见,气功师便笑趴了。
“为什么你只是换了一个号我就觉得好奇怪啦哈哈哈。”
他对面的流氓毫不客气的回讽道:“我不过换了个账号,要知道你可是连盗贼都不是了。”
曾一起走猥琐流的犯罪组合,再次相会时,一人换号,一人转型,这样的结局难免令人心中苦涩。
“不过就算换了气功师,你依旧不负猥琐流大师的名号啊。”
“彼此彼此。”
“那么,再来次猥琐流的战斗好了。”
“呦呵!求之不得!”

[20]虽然在此刻 我们必须暂时互道珍重
“来比赛啊!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
不知谁先提出了这个建议,随后迅速的被接受。
2v2,1v1的都有。
最招人嫌的叶修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
见状,离得稍远一些的枪炮师默默地扛起了吞日,蓄力后便是一个卫星射线力压众人。
“卧槽这么快就开打了?!苏妹子你也忒不厚道了吧?”
正以为她会辩解什么的时候,众人却听见她说:“秀秀小戴,帮我。”
果然是最毒女人心啊,啧啧啧。
但所有人都清楚,楚云秀和戴妍琦一去,就意味着烟雨和雷霆都与他们站在对立面了。
“你们一群大老爷们的,畏畏缩缩的像什么话!”曾经荣耀第一的元素法师边骂边打,毫不手软。
“爱怎么打怎么打,再过一个半小时没结束的恩怨可就得留到线下解决了。”
是啊,只剩一个半小时了。

[21]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
百花缭乱和再睡一夏硬生生用繁花血景杀出了一条血路;夜雨声烦至始至终护在索克萨尔身前不曾离开半步;木恩骑在扫帚上观察四周防止有人偷袭一寸灰;大漠孤烟毫不顾忌的挥拳主动出击因为他身后有石不转……
已经没有人知道自己究竟在攻击谁了,这么多年的习惯告诉他们,挡住自己去路的人,都是敌人,都得杀!
这是最后一场,属于他们的,血与泪的盛宴。

[22]我会知道 你在那个角落
最先还是老将们体力不支,尽管他们没有一个人肯承认。
【您的好友 气冲云水 已上线】
少部分人看到了这个名字,还处在不可置信的状态。
“……卧槽,老吴!”
叶修第一个叫了出来,这个账号他再熟悉不过了——陪他三次蝉联冠军的嘉世副队,多少人心中荣耀的第一气功师。
气冲云水。
“擦擦擦去国外就好好呆在国外干嘛这时候上线!”
二十多年前在嘉世夺得三连冠,便去了国外就再也没回来过的男人,在荣耀的最后四十五分钟,又回来了。
“老叶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国外网连游戏不太稳定我也没办法,再说你也说了这都是最后四十五分钟了,我能不回来了么?”
叮咚。叮咚。叮咚。
“……你们几个是商量好了一起这时候回来?”
已经二十多年没见过的人物,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老郭你欠我钱到现在还没还!”
“哎呀妈呀那是治疗之神啊!”
“怎么,今天不用老李你解说了?”
“哈哈哈你们这些年打得都不错嘛。”
“…………”
列表里的人物头像,终于全部亮了起来。

[23]看人生匆匆 愿我们同享光荣
“老叶啊,这二十七年里得有多少赛季的冠军被你包揽了啊。”
“啧,怎么,后悔没和我继续打下去了?告诉你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后悔毛,三连冠对我来说已经够了,倒是你,听说还刺激过小张?”
“卧槽你们谁和老吴说的!出来决斗啊!”
“戚,他啊,能结束四亚的生涯已经够好了。”
“也只有你能这么说说了,小心大孙报复你。”
“你刚回来半小时不到你是怎么套到这些消息的我勒个去,简直神了。”
“没办法啊,谁让你引起公愤了呢?作为你曾经的副队,我有责任来询问你啊。”
“哎呦烦死了,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们不就是羡慕嫉妒恨嘛,爷明白爷都明白。”

[24]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
还有十五分钟。
所有人都在等最后那一秒的到来。
“最后的心愿啊……”
被鬼灯萤火问及这个问题时,君莫笑认真的摸了摸下巴:“大概是,一起拿次冠军吧。”

[25]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
寒烟柔。吴霜钩月。
战斗法师握着长矛,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脸看,良久才问道:“有事吗?”
“我我我……想单独和你打一局!”
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小剑客的头上悠悠飘出一个文字泡。
“好啊,那来吧。”
长矛舞起,不留一丝情面。
长剑举起,来回进退得当。
最终,剑客露出了一个破绽,被对方一举拿下。
同时,他头上又飘出一个文字泡,里面只有两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
“冰渣。”
屏幕后的女人微微一怔,然后问旁边的人冰渣是什么意思,得到的答案是让她自己打一次。
她依言照办,接着就微笑了起来,打下一行字。
“过两天我要去你那边开会。”

[26]就让我们把爱留在心中
生灵灭。鸾珞音尘。
元素法师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又缓缓吐出。
“……小戴?”
“队长你先别打断我!我等会儿就来和你解释!”
落了一鼻子灰的男人乖乖闭上了嘴。
“队长你听我说!我之前确实出了很多关于你的本子!啊……虽然现在还在出……但是!”妹子的声音软绵绵的,“我最想出的cp,一直是肖戴无误。”
“所以这算……变相表白?”
妹子支支吾吾的再也没开口。
机械师放下了手里的箱子,转而去拥抱她。
“我接受了。”

[27]也许有一天 我老的不能唱也走不动
风城烟雨。林暗草惊。
屏幕后的女人指间夹着烟,披散着一头长发,如她过往每一场比赛时的提不起劲。
“呦,副队。”
一身黑的忍者蒙着脸,在诸多大神级别的人中显得极为不起眼。
“楚队我一直想问你……”他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你还满意我之后对烟雨的管理吗?”
她掐灭了烟,望向自己身边的男人:“笨蛋,你比我当初做的好多了。”

[28]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
一枪穿云。无浪。
枪王依旧穿着深色系的皮夹克,一手荒火,一手碎霜。
“那些时候真是太谢谢你了。”早已不再是说话一两个字往外蹦的那个男人,公司职员这一职业已经将他的说话能力锻炼的与常人无异。
“我们之间还用说什么谢谢。”对方哈哈哈的笑了几声,然后与他勾肩搭背,“要我说,喊声兄弟就都够了。”
他张了张嘴,几次都没发出声。终于在最后一次尝试时,他成功了,满嘴的苦涩。
“兄弟。”

[29]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
“这些年你混得挺好的嘛。”
“哈,只不过是个小员工,哪里好了?”
“撰稿人啧啧啧,还有编辑啧啧啧,那个还是解说主持,你们一个比一个厉害嘛。”
“这样有什么不好?老叶,现在只有你还是无所事事吧?”
“开玩笑,爷一直是个自由玩家你们懂不懂?”
“……你还在坚持吗?”
“哼,我和你们可不一样。”
“叶神你累不累?”
夹着烟的手一顿,他慢慢的敲下一行字。
“累,但我乐意。”

[30]我会知道你在那个角落
“我曾经有个朋友,他荣耀打得很好,后来他死了。”
但这个人答应过自己,以后他的每一场比赛,都不会缺席。
他相信了。
于是他打了很久很久的比赛,也找了很久很久的背影,但都没能找到那个人。
可他不相信对方会食言。

[31]看人生匆匆 愿我们同享光荣
想把这份荣耀也传达给那个人。
就是单纯的想要实现最初的愿望。

[32]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
一起拿下冠军,这是承载着三个人的梦想。
他一次又一次的做到后面四个字,但一次又一次的因为前面两个字而失败。
然后,他便等过了二十七年。
他终究没能等到对方。

[33]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
“喂喂喂,那边的谈完了没有?谈完了就过来集中啦——”
互相道过珍重,彼此也都明白那句珍重的意义。
“好了,来,一二三——”
“荣耀!”
每个人都举起了左手,用力的呼喊出声。
这是最后一次了。

[34]我们把爱留在心中
距离零点还差一分钟。
叶修和苏沐橙不约而同的点开好友列表,看着那里面唯一一个灰着的头像,然后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

[35]也许有一天 我老的不能唱也走不动
零点前一秒。
秋木苏的头像亮了起来,紧接着便随着荣耀的关闭而永久消失于黑暗。

[36]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
苏沐橙毫无预料的哭起来。
“……你哥最怕看到你哭,每次一看到你哭就认为是我欺负你了,”叶修拍了拍她的肩,“最后一次,你不能把我再在他心中抹黑了。”
“……他一直都在,他真的一直都在……”

[37]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
“我没欺负沐橙你千万别迁怒给我啊,”男人笑了起来,眉眼里是近三十年来所有的温柔,“永别了,苏沐秋。”


<<<<<<<<<
2014年2月26日23时50分,我看到了微博上的条漫,然后一个人窝在被子里哭得一塌糊涂的继续码甜文。
2014年2月27日9点30分,我在英语课上又手贱看了一遍,然后埋着头没敢让别人看到自己。
入全职不过两个月,短短两个月,我被虐哭六次,原著四次,图一次,MAD一次。
lo上第一篇文是我入全职后第五天写的,后来写了各种苏文,感谢大家能够看下来,一直陪我走到现在。但是我很贪心,我还想陪你们走过更多有荣耀陪伴的日子。
感觉已经没有什么言语能够描绘出条漫所想表达的情感,只希望每个看的人不要嫌弃。
最后伞哥的一秒钟梗来自@蚂蚁暴 大大,非常感谢/w\
此生无悔入荣耀。
最后再次感谢@kellked在游泳 大大。


评论

热度(4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