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粥很好吃

品行不正

【All叶|一发完】我的全世界都在爱你

悠悠堇:

☀苏力突破天际请准备好钛合金护眼。


 


☀动物化设定衍生自《职业写手圈》中叶神做的那个梦。全世界都要爱叶神系列。


 


☀我喜欢的叶修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叶神生贺第一发。


P.S.然而这几天我真的不断在写些脑子有病的东西QvQY脑残志坚的我orz


 


 


 


生贺系列请通过以下超链接查看w


生贺第三发:国王游戏


生贺第二发:叶修被群黑之时 


 


 


 


叶修是荣耀大森林里一只喜欢吃肉的垂耳兔,可是他身边那些会跑的肉块里没有弱到能被他吃掉的肉,所以他只能吃草。


 


今天叶修兔依然起了个大晚,作为一只以速度见长的兔子,叶修兔其实动作还是挺敏捷的,比如他跑得比白毛狐狸喻文州要快很多,但是叶修兔平常实在是太懒了,总是轻易就被喻文州逮到,然后被话很多的黄毛狐狸黄少天顶翻把它软嫩嫩的小肚皮舔了个遍。


 


叶修打了个哈欠抓了抓耳朵,从自己的窝里移出来,对上了一双冷静的眼睛。那是松鼠张新杰,此刻正一本正经地说道:“叶修,你让我在这里等了你四十五个松子的时间。”


 


因为荣耀大森林里没有时钟,所以张新杰一直以自己吃完一颗松子的时长为时间单位,虽然叶修兔经常嘲讽他这样算是不会准的,但是当它亲眼目睹张新杰那规律到如同复刻一般的吃松子习惯的时候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


 


“抱歉,我忘了。”叶修兔不走心地道着歉,蹦跶着到张新杰的身边,“有什么事来着。”


 


“给你。”张新杰从背后掏出一堆松子推到叶修兔的面前,“多吃坚果可以补补脑子。”


 


“那你应该送给孙翔。”叶修兔随手拿起一颗松子用小门牙啃了起来,它口中的孙翔是一只哈士奇,然而森林里为什么会有哈士奇……这种不重要的小事叶修兔表示它并不在意。


 


“那我走了。”松鼠张新杰的时间表标准到了变态的地步,它看着叶修兔把那堆松子尽数推到了自己的小窝里后就满意地点点头离开了。


 


叶修兔待在原地平复了一下起床气后又开始蹦跶了起来,在枝繁叶茂的森林里穿梭着。不一会儿就被从旁边蹿出来的一团黑影扑倒了,神秘的黑影一个劲儿地吐舌头,哈喇子快滴它一脸。那是叶修兔的小弟,大金毛包荣兴。


 


“老大老大老大!”包荣兴不停地叫唤叶修兔,“老大我要送你一个好东西。”


 


“什么?”叶修懒洋洋地回答,也没什么求知欲。


 


“就是这个!”包荣兴叼着叶修一路小跑到了自己的狗窝前然后放下,叼来一块满是牙印和口水渍的大白骨头用鼻子顶到叶修的面前,摇着尾巴一脸“我好棒快夸奖我”的表情。


 


叶修兔苦恼地看着这块比它的身体还长的骨头。它认识这块骨头,这是包荣兴最爱不释口的磨牙棒,是包荣兴的宝贝,包荣兴曾经说它见过啃过咬过那么多根肉骨头,只有这根骨头骨骼清奇不同凡响,那些粗鄙的骨头完全不可与其相提并论。


 


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要送给自己?


 


叶修兔觉得不能收,可是它刚用小爪子把那骨头往回推了一点点,包荣兴的眼睛里就开始泛起了一层水,叶修急忙把那骨头往怀里一抱,结果太重还翻了个跟头,还不忘道谢:“谢谢你啊包子,我很喜欢。”


 


包荣兴用一只爪子小心地推着它的背把朝后仰的叶修扶起:“老大喜欢就好。”


 


“你先帮我叼回我家里吧。”叶修觉得抱着这么一根大骨头自己肯定无法在天黑之前移动多少距离,而包荣兴只要是叶修的吩咐就都乐意去听,立刻欢快地甩着尾巴叼起骨头就往回跑。


 


叶修盯着包荣兴离开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直到最后一根金毛都消失至看不到了才转回身继续它的日常散步。


 


细碎的阳光被分割成一块块的糖果砂粒,软软地洒在叶修的皮毛上,叶修迈着小短腿以不符合兔子形象的缓慢动作在森林里游走。它喜欢这座森林。荣耀这个名字仿佛烫着金边,在流光溢彩的框架里淌着柔软包容的液体。这就是这座森林本来的样子。有些锋利得危险,却又包罗万象生生不息。


 


没一会儿叶修就感觉一股热气朝着自己后颈喷来,接着视野变高,仿佛可以俯瞰整座森林。


 


“小周。”叶修当然知道是谁,没有犹豫地喊出了身后那细细长长的动物的名字。


 


长颈鹿周泽楷似乎很喜欢这种举高高的游戏,乐此不疲地每天叼着叶修带它看高处的风景。这种时候它的头顶上一般会有夜莺江波涛,而这次也是如此。夜莺江波涛嘴里叼着一根细长的叶子,扇着优美的翅膀飞到了叶修的面前,一边扇着翅膀一边示意叶修接过它口中的叶子。


 


叶修用两只小爪子接过叶子捧在小肉掌里,夜莺江波涛这才开了口:“叶修前辈你好像总是晚上睡不着觉,以后你睡不着的时候用这片叶子吹草笛我就能立刻跑去给你唱歌。”


 


夜莺向往崇尚着自由的歌唱,但是为了最重要的人,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能赶去为他歌唱。


 


周泽楷把叶修轻轻地放到绒软的草地上,仰着头努力地去衔身边的那棵树树顶上最高处的树叶。周泽楷居住在这颗树边,这棵树是整座森林中心最高的树,树上最高处的树叶也是整座森林最鲜嫩最好吃的树叶。它努力了一会儿后才把树叶叼了下来,低下头让叶修接过。这片树叶它一直舍不得吃,每天仰望着它也不让别的动物碰,就是想要留着送给叶修。


 


“最好的,送给前辈。”长颈鹿湿漉漉的眼睛认真地盯着它。叶修有些害臊地挠了挠小胡子,收下了两片形状不同的叶子。


 


之后叶修又遇见了比较猥琐的狸花猫魏琛和黄鼠狼方锐,这两只今天出奇的冷静,居然没有围着叶修的屁股转圈,倒是每一只递给了它一颗果子。


 


鲜红的,还有水珠莹润地滚在上面,像是刚采摘下来的一颗真心。


 


绿色的树叶,鲜红的小野果,叶修把它们捧在怀里慢慢地前进。


 


在一个分岔口叶修看到了蹲守在那里的哈士奇孙翔,它明显也看到了叶修,却假装没看到地四处张望,汪汪地吹着口哨。


 


“别装了孙翔。”叶修觉得好笑,黑豆般的眼睛闪亮亮的。


 


孙翔拉不下脸来,哼了一声粗声粗气地抱怨了句“我又没在等你”。


 


“我又没说你在等我。”叶修作为一只草食动物,却一点都不害怕偏肉食的孙翔,反而还经常气得孙翔嗷嗷直叫还咬不着。


 


不过今天的孙翔和其他几只一样奇怪,他像是踌躇了一下,再扭捏地用后爪从身后扒出几颗东西,接着用前爪一颗一颗地滚到叶修的面前。


 


一共是六颗核桃。


 


叶修有些迷茫,孙翔急吼吼地嚎了一句“爱要不要”就为了掩饰脸红转身奔跑着绝尘而去。


 


叶修觉得孙翔有些别捏得可爱,乐呵呵地收下了那几颗核桃,然后它发现了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它狭小的胸怀可能容不下这么多东西。这个时候冒出来的是一黄一白两只狐狸,主动帮叶修搬起了东西。


 


“我看看我看看这都是些什么啊?核桃?叶子?还有野果子?这些兽也太没有新意了。”黄少天狐狸摇头晃脑,“它们送的东西还没有我的的一半好。没错,肯定就是这么回事儿。老叶我等会儿把东西拿出来的时候你不要吓坏了,你肯定会感动得热泪盈眶的。”


 


“今天是怎么回事?”叶修直接略过不怎么靠谱的黄少天去问头顶两颗核桃的喻文州,“为什么一个个都赶着趟子给我送东西?”


 


喻文州笑得温和又纯良,一张狐狸脸却不显得狡诈。


 


“今天是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的日子。”


 


因为最重要的人在这一天诞生。


 


叶修歪头沉思,没想出个所以然,很快三只就行进到了窝门口。


 


黄少天难得忸怩了一下,把一直藏毛里的一颗菩提子抖了出来,叶修认得它,黄少天经常用爪子拨弄着它玩儿,黄少天可喜欢可喜欢这颗小东西,总说看到这么佛性的东西感到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现在却把它拱到了自己面前。


 


喻文州则把一堆红豆放到了叶修窝里的草堆上,叶修知道那是喻文州最喜欢吃的东西。


 


两只狐狸很快和它告别,叶修兔有点更不明所以了,今天森林里的大家画风都相当魔性,它简直不敢看。


 


住在它窝边的那棵树上的猫头鹰叫作王杰希,此时也叼着一块残片扑腾着翅膀朝它飞了过来。


 


残片被王杰希放在了叶修兔的面前,那是一块类似龟甲的壳类物,上面雕着繁复难懂的文字,很有知识又有点神棍的王杰希曾经和叶修解释过这叫作甲骨文,古代人类常用这种文字记录占卜的结果之类的东西。但是叶修也并不介意那到底是什么,它知道的是,王杰希真的特别宝贝这块东西,所以它抖了抖小胡子感到有些惊悚:“你该不会也要把这个送给我?”


 


王杰希点点头,天色渐暗了下来,他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显得像两团萤火。


 


叶修兔还没准备好措辞,他所站的地面就摇晃了起来,似乎有庞然大物正在朝它走来。叶修兔很熟悉这种震颤感,分外肯定地对王杰希说:“绝对是老韩。”


 


果然,拨开树叶出现在王杰希和叶修面前的是黑熊韩文清。它宽大的手掌中拿着一片巴掌大的绿叶,传来了香甜的味道——是黏稠浓厚的蜂蜜。


 


黑熊韩文清和垂耳兔叶修是这座森林里众所周知的一对宿敌,结果今天韩文清一语不发地放下那用绿叶装着的蜂蜜,看了叶修一眼就离开了。


 


叶修不由得怀疑了起来,难道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得了什么绝症?因为命不久矣所以这一群兽才都对自己那么温柔?


 


但觉得自己活蹦乱跳还能再战很多年的叶修兔很快将这个想法抛诸脑后,朝树上的王杰希打了个招呼后就钻进了自己的窝里。


 


王杰希看着那个小小的兔子窝,发现那只聪明的垂耳兔在某些方面其实还挺迟钝,比如轻易地遗忘了自己的生日。


 


叶修兔到最后也没能记起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只是打了个哈欠懒懒地趴在比平常拥挤许多的窝里,用小嫩爪揉了揉眼睛准备睡了。——总感觉今天好像很快就能入睡的样子,窝里前所未有的温暖。


 


与此同时,其他的动物们却都还没有入睡。它们看着今夜格外明朗的繁星,想着那只软软圆圆的垂耳兔。


 


它们的世界很小,拥有的其实也很少,只是即使如此,还是想要把能够想到的最好的东西都给它。


 


因为它就是它们在这个世界上所拥有的最好的一切,再没有什么比它更重要。


 


FIN.&HAPPY BIRTHDAY.

评论

热度(1574)

  1. 兔叽掉到了马桶里悠悠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