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粥很好吃

品行不正

【吴叶】小学生日记一则(原著延伸向 百粉点文)

判官执笔:

 @西庭秋水—推荐杂非全职厨注意 姑娘点的吴叶世邀赛相遇梗。


原创人物第一视角,不喜慎。


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走你↓










2028年8月17日星期六             天气 晴




  




  还有一周就要开学了,我还是把作业要求的日记写一下吧,啊,看着我的作业单子,感觉人生的路还有很长一段要走啊。(老师批语:不要把写作业当成负担,要当成荣耀啊。)




  上个月我们一家三口出去玩,爸爸带着我和妈妈去苏黎世看了比赛,我觉得开学之后如果我把我的经历跟同学们讲一下,他们一定会羡慕我,(老师批语:其实我也很羡慕你。)毕竟荣耀的美服也是很火爆的嘛。




  我爸爸以前是一个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还曾经拿过很多冠军呢。他用的角色是气功师,我开始玩荣耀的时候本来也想玩气功师,但是玩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战斗法师更有趣,所以后来就转型了。我玩战斗法师之后感觉跟爸爸配合得更好了,爸爸还有点小得意地跟我说,他当年是中国荣耀联盟里最会配合战斗法师的气功师了。




  我们去苏黎世看比赛的那两天,住在一家很贵的宾馆里,据说旁边的那家酒店里住的是中国国家队的成员。我还曾经试图偷偷地跑去看看中国国家队的队员都长什么样子,但是我也不知道他们住哪层哪个房间,所以每次都是无功而返。不过我倒是常常看到有一个华裔的男人坐在酒店一楼大厅里抱着电脑在玩游戏,我还跑到他背后偷窥过,他玩的是荣耀,职业是战斗法师,比我强好多啊!




  他有一次还注意到我偷看他,我被抓包了有点不好意思。他对我笑,我觉得没那么尴尬了。他问:“小朋友,你也玩荣耀吗?”




  说英语习惯了有点找不对汉语的腔调,我支吾了半天才回答他说:“玩,跟你一样是战斗法师。”




  那个叔叔摸了摸我的头发问:“怎么样,觉得好玩吗?” 




  我点点头:“好玩,但是感觉很难。”




  叔叔哈哈一笑,说:“没关系,我来教你。”




  叔叔把我抱到他的腿上,然后从各种小的连击教起。他的手很好看,按键盘和鼠标的动作都特别快,他的声音也很好听,在我耳边轻轻讲解着各种技能的使用要领和经验。他给我演示一遍,然后我再做一遍,虽然我跟他的差距很大,但是他还是在很耐心地鼓励我,我觉得我的进步大极了,同时我也感觉,这个叔叔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玩了一个小时,来了一个长得特别特别漂亮的阿姨,她真的长得很美,我觉得她可能比我妈妈还要漂亮那么一点点。(老师批语:不要为了凑字数就写这么多遍阿姨很漂亮)她问叔叔怎么不在房间里上网,叔叔说房间里的网太差了,所以才在大厅里蹭WiFi。阿姨看到了我,然后还咦了一声,说:




  “叶修,你觉不觉得他长得有点像……”




  像什么?叔叔把我抱起来让我正对着他坐在他腿上,然后特别认真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说:“是有点像啊。”




  我看着这个叔叔的脸,也觉得有点面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肯定不是见过真人,应该是见过照片或者在电视上看过。叔叔又说,可能是巧合吧,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来来来小朋友我们接着玩。




  我跟叔叔又玩了一会儿,直到手表接到了妈妈催我回去的电话。我问叶修叔叔可不可以改天再跟他一起玩,他说可以,我很高兴。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以后他和旁边的那个阿姨的表情都很amazed。(老师批语:中文练习日记里不要出现英文。)




  爸爸买的比赛的票都是中国队的比赛,但是其实我比较想看美国队的比赛。我问妈妈为什么爸爸不买美国队比赛的票,妈妈告诉我因为爸爸跟我不一样,我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爸爸在中国出生长大,所以爸爸对中国的归属感更强。我不知道妈妈说的“归属感”是什么意思,妈妈指着正在专注地看中国队比赛的爸爸说,那就是归属感。




  爸爸看上去很高兴,但是不像是我把老师奖励的小贴纸拿给他看的时候那样的高兴,我形容不出来。他看着中国队那个叫做一叶之秋的角色的目光那么认真,简直比小塞拉还要认真。(老师批语:你也要向小塞拉学习,人家听课比你注意力集中。)




  第一场比赛中国队赢了,爸爸特别高兴,(老师评语:可以试着用一些别的表达高兴的词语,比如开心,愉悦,心情很好之类的,避免用词重复。)他带着妈妈和我去吃大餐,还给我买了一个哥布林的公仔,我很喜欢。回到宾馆以后,妈妈洗澡在浴室里,(老师批语:此处语序有问题,应该是“妈妈在浴室里洗澡”。)爸爸打开电脑下载了今天中国队和丹麦队比赛的录像,调到团队赛那里看了好多遍,每到一叶之秋出场的时候,他就要暂停一下然后反复地看。看完之后,他似乎心情有些不太好,把电脑合上就出去了。




  我偷偷打开了爸爸的电脑,爸爸的电脑密码我知道,是19970529,我猜这应该是一个日期,也许是一个生日,可是这既不是爸爸的生日,也不是妈妈的,更不是我的。电脑从休眠中醒来,界面还停留在刚刚的比赛视频上,我把视频关掉了,然后发现那个文件夹里满满的都是视频,文件夹的名字叫xdz。




  我不知道xdz是什么,想了好几个单词都觉得对不上,本来x开头的单词就已经很少了,可能是爸爸随手乱打的吧。我从第一个视频开始点起来,那也是一个比赛视频,里面除了一叶之秋,还有一个气功师,叫气冲云水,旁边还有其他的角色。那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的配合非常moqi,(老师批语:默契,要好好地练习汉字的书写呀。)一叶之秋冲在前方,气冲云水守护他的后背,两个人并肩战斗,打败了他们的敌人。下面的一些视频有的是单人赛事,有的是团队赛事,但是每一个视频里绝不会少的就是一叶之秋了。这些视频里的一叶之秋真的很厉害,跟今天比赛舞台上的那个一叶之秋很不一样,让我想起了叶修叔叔。




  好巧哦,一叶之秋和叶修叔叔有一个相同的字呢。(老师批语:这种用来凑字数的没意义的废话要少说哦,不然不给你贴纸了。)




  我接着看视频,有一个视频的名字叫sorry,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给这个视频起这样一个名字。视频内容依然是一场团队比赛,不过此时陪在一叶之秋身边的已经不是气冲云水了,而是换了一个叫沐雨橙风的枪炮师。这个枪炮师也挺厉害的,跟一叶之秋配合也很好,但是后来一叶之秋被一个刺客舍命一击给杀掉了,然后这场比赛一叶之秋他们就输掉了。




  好可惜,可是我还是不懂sorry是什么意思,爸爸为什么要道歉呢?




  爸爸回来的时候妈妈正好洗完澡出来了。妈妈抱怨爸爸一身烟味,让爸爸快点洗澡,爸爸说好,笑得很温柔。爸爸对妈妈一直很温柔。




  快睡觉的时候,我说我要跟爸爸睡一个床,妈妈还很惊讶,问我不是一直和她睡的吗,我告诉她我是大孩子了,男人应该和男人一起睡,爸爸和妈妈都哭笑不得。(老师批语:你这个小电灯泡呀,你爸爸妈妈难道不应该是一起睡的吗?)(二次返交回复:老师,我爸爸妈妈都是分床睡的。)




  我抱着爸爸今天给我买的小哥布林公仔,爸爸抱着我,我们三个一起睡觉。我好希望我和爸爸,妈妈,我们一家三口永远都不要分开。




  我后来又往隔壁酒店跑了好多次,但是一次都没有见到叶修叔叔,那个漂亮阿姨也没见过。我很失望,所以后来几天看比赛的时候都觉得很无趣,正好妈妈对比赛的兴致也不太高,她就说带着我出去透透气。我说我想上厕所,妈妈要带我去女厕所,我觉得这样很不好意思,我坚持说上厕所这么简单的事我一个人可以搞定,就自己跑进男厕所去了。




  男厕所里,我看到了好多天不见的叶修叔叔,他正在抽烟。他身上居然穿着中国国家队的队服,这太让人惊讶了!叶修叔叔看到我也很高兴,笑着跟我打招呼说:




  “小吴你好啊,来看比赛吗?”




  小吴这个称呼太奇怪了,我觉得别扭,叶修叔叔看上去也是这么觉得的,也许“老吴”更顺口一点?提起老吴,我想到了爸爸,他经常在做家务的时候接国内老朋友的电话,开着免提,对方就称呼他为老吴,我和妈妈还为这个称呼笑了他好久。




  我点点头说:“叶叔叔好,叶叔叔是来比赛的吗?”




  叶修叔叔把只抽了一半的烟碾灭在了垃圾桶里,然后说:“我带队来比赛,我不上场的。”




  哦,那应该像是班级春游的时候带队的托玛森夫人一样的工作,大家都在玩,他就只能在旁边看着不能跟大家一起玩,这样感觉好寂寞啊!




  “可是我觉得叶叔叔很厉害啊,我想看叶叔叔上场!”




  叶叔叔摸了摸我的头说:“可是如果我上场就说明中国队出问题了,所以你还是不要期待我上场了,好吗?”




  我有点不太懂,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叶叔叔让我上完厕所快点回去,不然爸爸妈妈会等着急的,说完他就走了。




  我见到了好多天没见的叶修叔叔,心情突然就好起来了,看比赛也觉得比刚才更有趣多了。爸爸问我为什么突然这么高兴,我告诉他我上厕所的时候遇到了叶叔叔。爸爸的表情一下变得很奇怪,我又形容不出来了。(老师批语:你不能总用形容不出来来敷衍啊,努力形容一下。)




  后来我告诉爸爸我跟叶修叔叔的认识经过,爸爸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脸上有着非常安宁又温柔的笑容,我觉得他的这个笑容比他对妈妈的笑容还温柔。爸爸说:




  “带我去认识一下你的这位大朋友吧。”




  我带爸爸去了叶修叔叔住的那个酒店,但是叶修叔叔仍然不在大厅。好像自从比赛决出了前八强之后叶修叔叔就很少再酒店一楼大厅里出现了。我有点失落,爸爸摸着我的头安慰我说,总还是有机会见到的。爸爸摸我头的感觉和叶叔叔摸我头的感觉不太一样,但是都那么温暖。




  后来的比赛里,我也没有再幸运地在厕所或者别的什么地方遇到叶修叔叔,去那家酒店好几次也没有再见到他,倒是又见到了那天那个漂亮阿姨,爸爸居然好像跟那个漂亮阿姨认识,跟她聊了好久。




  爸爸重色轻儿子,我要告诉妈妈去。(老师批语:不要乱改成语。)




  漂亮阿姨对爸爸说:“需要我上去帮你叫叶修吗?”




  爸爸摇头笑笑说:“不用。”




  原来爸爸和叶修叔叔是认识的啊!




  爸爸带着我回了我们的酒店,趁妈妈不在的时候告诉我,叶修叔叔其实就是一叶之秋原来的操作者,而曾经陪在一叶之秋身边那个叫做气冲云水的操作者就是他。真是有种我的老爸好niubility的感觉。(老师批语:Chinglish也不要用。)




  吃晚饭的时候我喝了很多鲜榨果汁,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起夜上厕所了。大概是两点钟左右的样子,爸爸站在阳台上抽烟,我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听见。所以我只好去拉他的衣服,他回头注意到我,然后掐掉了烟把我抱了起来。爸爸现在的心情应该是很难用开心或者难过去描述的,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可能像是我们的手工老师卡门小姐和她的男友分手的时候那种心情。嗯,写完之后我觉得其实也不太像呢。




  我觉得爸爸一定是失恋了,所以我要给他一点爱。我抱住他的脖子说:




  “爸爸,我爱你。”




  爸爸亲亲我的额头说:




  “我也爱你。”




  我同桌小史蒂芬妮说她的爸爸妈妈常常亲嘴和互相说我爱你,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爸爸妈妈这么做过,于是我问爸爸:




  “爸爸,你爱妈妈吗?”




  爸爸好像对我的问题有点吃惊,然后才说:




  “嗯,当然啊。”




  我真傻,爸爸怎么会不爱妈妈呢?




  我们每天都去看比赛,今天终于就剩下了最后一场。这一场是中国队和美国队的决赛,冠亚军之争大概非常精彩。这一场比赛的票也是爸爸好险才抢到的,但是却没有买到三张连在一起的座位,只有两张的座位是连在一起的,还有一张的座位离其他两个座位很远。爸爸让妈妈带着我坐那两个连着的座位,他自己跑去坐那个单独的去了。




  这场比赛到团队赛的时候,比赛主持人告诉大家由于中国队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发生了一些意外现在不能参加比赛,所以将由中国队的领队操作一叶之秋进行比赛。我好兴奋,拍着爸爸的腿就叫:




  “是叶叔叔!叶叔叔要上场了!”




  喊完我才反应过来不对,爸爸也没坐我旁边呀。我抬头一看,吓得我直接滚到妈妈的怀里去了。妈妈这个叔叔好吓人,快把我的糖都给他吧!




  我看着全息投影里的一叶之秋在队友们的掩护之下冲锋陷阵,感觉热血沸腾极了,好像一瞬间回到了爸爸电脑里xdz文件夹里最开始的几个视频里的那个年代。一叶之秋是那么的一往无前,可是我却觉得好遗憾,如果爸爸能拿着他的气冲云水和一叶之秋一起站在这个世界赛场上,那会是一件多美妙的事啊!




  可惜爸爸退役得太早了。我把我的遗憾说给妈妈听,妈妈听完了以后只是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如果爸爸不那么早退役,也就不会遇见妈妈,也就不会有我了。




  爸爸早退役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呢?




  那个由叶修叔叔操作的一叶之秋一个人站到了最后,全场掌声,有好多中国人都站起来欢呼了,前面站起来的人密密麻麻的,我什么都看不清,但是我相信这些站起来的人里一定有爸爸。




  颁奖典礼结束后散场,人流很密集,妈妈怕我们现在出去会被挤成肉饼,所以就打算坐在座位上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再走。爸爸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一会儿在体育馆的北出口汇合,妈妈回了个OK。




  我们本来在座位上安静地等,但是我突然想嘘嘘,(老师批语:嘘嘘太不文明了,改用“尿急”好一些。)妈妈没办法,只能冒着密集的散场人流带我去厕所。可是我们的手抓得不牢,不小心被人流给冲散了。我想妈妈一定很着急,可是我嘘嘘更着急,我怕尿裤子,所以还是先去嘘嘘吧。我穿梭着人与人之间的夹缝艰难地移动到了厕所门口,厕所门口在排大长队,而我就要憋不住了。有个工作人员大哥哥过来告诉我们说后台的厕所已经开放,可以供大家使用,我马上就转身跑到后台去了。




  我在后台的卫生间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听到有蹑手蹑脚的说话声,(老师批语:成语使用有误,形容声音不应该是“蹑手蹑脚”。)我转过了墙角,发现在说话的居然是爸爸和叶叔叔。




  叶叔叔说:“好久不见啊,老吴。”




  爸爸说:“好久不见,叶小队长。”




  叶叔叔说:“这些年怎么样?”




  爸爸说:“挺好的,你呢?”




  叶叔叔说:“我也挺好。”




  两个人沉默了好久,爸爸才说:




  “恭喜夺冠啊。”




  爸爸说着,还把手放在了叶叔叔脑袋上,像平时摸我头一样摸了摸叶叔叔。




  “干得漂亮,小队长。”




  叶叔叔用拳头开玩笑似的捶了一把爸爸,说:




  “如果你在我干得更漂亮。”




  爸爸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是我猜他一定又露出那种让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表情了。叶叔叔往我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咦了一声,爸爸也回头看:




  “Andy,你怎么过来了,妈妈呢?”




  我只好从墙角里走出来:“我刚才跟妈妈走散了。”




  爸爸一掏手机,发现屏幕上果然已经全是短信了,我猜应该都是妈妈的。爸爸给妈妈回了短信,叶叔叔说:“这还果然是你的儿子啊。”




  爸爸拉住我冲叶叔叔笑着说:“对呀,前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




  叶叔叔摆摆手说:“没有,你儿子挺可爱的,荣耀天赋也高,有没有意向让他以后当职业选手啊?来我们兴欣怎么样?”




  爸爸赶紧摇头说:“他还太小了,现在就定下未来有点太早了,等他长大一点了再让他自己选择吧。”




  叶叔叔点头说:“也是,那啥,你快走吧,要不一会儿孩子妈该着急了。”




  爸爸露出了一个微笑,但是我觉得他的这个微笑比哭还难看。他说:“那我就先走了。”




  叶叔叔也微笑:“再见。”




  爸爸说:“再见。”




  爸爸拉着我走了,我回头看了好多次,每次回头,叶叔叔都冲我特别温柔地微笑,然后摆着手。我问爸爸,告别之前不应该来一个拥抱什么的吗?爸爸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我又不懂了。




  爸爸开车载妈妈和我去机场,等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的时候,我们的车旁边挨着的一辆大巴车车窗开了,叶修叔叔从里面探出了头。




  “叶叔叔!”我叫,爸爸也听到了,他把车窗打开,冲叶叔叔无声地挥了挥手。




  红灯变绿,我们的车要往左拐去机场,叶修叔叔他们的大巴要右拐回酒店,两辆车子启动了,在叶叔叔他们的大巴车完全拐到右边之前,他突然高声地喊:




  “雪峰!再见了!!!”




  我们的车渐渐拐向左边,跟叶叔叔他们的大巴车背道而驰。爸爸没有对叶叔叔的喊话做出任何回应,但是我看到他喉结在上下动,握着方向盘的手攥得很紧。




  然后,说不清是不是我的幻觉,我听到爸爸说:




  “小队长,再见了。”




  




  




  




  后来,我们回了美国,爸爸好像也没有再联系过叶叔叔。我后来偷偷玩爸爸的电脑的时候,发现原来那个叫做xdz的文件夹里又多了一个视频,就是世邀赛决赛叶修叔叔使用一叶之秋的那场团队赛的视频,那个视频的名字是Adieu。




  




  




  




  




 后记于2068年9月5日




  人到中年,总喜欢回忆过往。我把小时候的这本日记本翻出来的看,好多篇日记写得我自己都笑得止不住。那个时候的我是又多幼稚啊!这满是批语的日记恐怕在老师看来写得真是驴唇不对马嘴,就连我自己也是存着应付差事的心理写的,但是我今天重新看过了之后才发现,我6岁的时候写的一篇连老师都看不懂的日记,我却在46岁这一年真正地看懂了。




  父亲已经去世两年了,当年的叶叔叔,我们后来再也没有联系过,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现在是否健在。




  我现在还保有父亲的两样遗物,一样是一个U盘,里面有一个叫xdz的文件夹,另一个是一本诗集。其实我父亲也不是爱诗的人,整个一本诗集几乎是全新的,只有中间的两三页有翻阅过的痕迹。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当我理解了我自己年幼时写的日记到底在讲一件什么事的时候,我再来看这首诗,嗓子涩得难受。我以为自己哭了,但是我抹了抹眼角,什么都没有。




  我想起一句话——最好的悲剧,一定是让人欲哭无泪的。




  




  




  吴枫 2068.09.05凌晨1:03




  




  




  


                  


fin














昨天为了赶在跟大家说好的10:15发文所以没来得及说什么手一滑就点了发布键。


今天在文末好好地叨逼叨一番吧x。


因为这篇文是个小朋友视角,我其实写不出那种幼稚的语气,所以来来回回改了好多遍,之后在经纪人或者我别的什么文里看到我语气特别幼稚,如果你们敢吐槽我,我就……我就给你们跪下。


看到评论里好多妹子问xdz、吴小朋友的名字和adieu的意思,我就解释一下吧。


xdz当然是小队长啦!我相信问这个的姑娘肯定是一时脑抽……


吴小朋友的名字吴枫,秋叶为枫,枫与峰同音,至于是无秋叶,还是无峰,全凭个人喜好去理解吧。雪峰大大只能在儿子的名字里祭奠他夭折的puppylove。


Adieu来自法语,可以理解为再见,但是更多还是理解为永别。这个词的发音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查一下,读出来很浪漫的。


现实就是最虐的小说,第三赛季结束他们分别之后,一个身边已经有了别的队友的陪伴,另一个已经为人夫为人父,身负不同的责任,所以他们的结局也只能像绿灯亮起的十字路口,两辆车一辆向左一辆向右,分道扬镳背道而驰。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这话虽然说得矫情,但是理儿确实是这么个理儿。吴雪峰在翻阅那本诗集那首诗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呢?他们的结局是“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但是其实他们的后半辈子,有这曾经的记忆,倒也不至于寂寞难熬了不是吗。


还看到评论里有很多特别有意思的姑娘,说小学生写不了这么长的日记什么的,我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确实是写不了这么长啊……但是!没办法啊!吴小朋友的coser是我啊!我是爆字数狂魔还记得吗?【不记得


还有感谢 @Arches Vashridge 姑娘捉虫,中间有一个地方有英语语病,应该是amazed而不是amazing,已经改过来了。


最后还是快快张嘴吃我吴叶安利!

评论

热度(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