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粥很好吃

品行不正

【张安】相亲(短打一发完结)

間桐君棘:

#全职高手##张安#百日张安第我也不知道多少天……

过年过得极其心塞,还陪人去相亲……简直……所以忍不住有了这个脑洞

原著背景,春节梗

ooc

私设一大堆

顺便我果然有十点之后更新的习惯……

同在那个坑果然过年的时候写不下去……待我过几天再更吧,叫我坑王之王。

——————————————




古有诗云:

回家过年不容易,全他妈的是亲戚。

考多少分排第几,不行不行要努力。

工资多少在哪干,年薪不到三千万。

结没结婚对象谁,婆家娘家叽喳叽。

孩子奶粉多少钱,输在起点怎么办。

孩子长大去哪念,幼时重现年复年。

人生自古谁无死,分了遗产买墓地。

问来问去烦不烦,人间何必苦相逼。




作为一个拥有正常家庭背景的张新杰,过年自然也没躲过走亲戚的修罗场。他在X市长大,爷爷奶奶却都住在B市,老爷子出身还是个不小的世家,规矩多的严谨如他也不禁皱眉。譬如说年三十必须给长辈磕头,年初一不能洗澡扫地,再譬如小辈与女人家宴不能上桌。




于是张新杰身为家中辈分最小的一批,在家里长辈们觥筹交错喝酒划拳的时候,就成为了七大姑八大姨的集火对象。




“小新啊,听说你现在没上学没工作,在外面打游戏呢?”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解释道,“我现在是一名电竞选手,广义上讲算是运动员。”




“那不对了,瞅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瘦得跟小鸡子似的,运动啥啊?”




“电子竞技,通过游戏平台进行对战。”




“这不还是打游戏的么。小新呐,大姑跟你说,玩游戏没出息,还是赶紧找个正经工作吧。我儿子现在在XX企业工作,月薪两万五,要不我给你介绍去他们公司吧,做个文员也比打游戏强啊。”




不好意思我一场比赛也就挣个几十万吧真是劳烦您费心了……张新杰暗暗腹诽。




“哎小新呐,你有对象没呢?”




“咳咳……”张新杰干咳两声,提到对象自然就想到了自己的恋人安文逸,两个人确定关系倒是有半年多了,不过并未公开,放在职业选手圈子里也只有韩文清和叶修才略知一点。张新杰正是巅峰时期,安文逸的技术打法也在第十一赛季中变得更强,两个都是冷静的人,谁也不会因为私人感情而放弃前途,更不会为联盟带来不好的影响。说起来……安文逸也是B市人呢,假期不知道能不能见一面……




大姑见张新杰不说话,以为对方终于碰到尴尬的问题了,立刻十分热心的推销起来:“哎,小新呐,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了。要不大姑给你介绍个吧?”




“呃不了,我的工作比较忙……”而且我有对象只是性别不太对不用你们操心。




“打游戏有啥忙的?行了你也别推脱了,大姑知道你不好意思,这样吧,你先听听姑娘是什么条件,你俩见个面,再做决定,好不好?”




“不了谢谢。”




“哎呦你这大小伙子还嫌弃人家姑娘,人家不嫌弃你没工作光打游戏就不错了。告诉你,她可是我发小的同学的二姐的大舅子家的孩子,在读大学生,小时候你还见过。”




“没印象。”张新杰只想尽快结束这个没营养的对话。




“怎么没印象?大姑给你看照片。”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看来是早走准备,“你看,这是人家小女孩小学二年级时的照片,她妈给我的。哎,大姑也这么多年没见到她了,正好她没对象呢,你们俩就试试呗?”




照片中是一个梳着齐耳短发,粉雕玉砌的小女孩儿,穿着纯白色的小棉袄,看起来清纯可爱。




这样的小女孩长大了……应该也不会太难看,可我是个基佬啊。张新杰觉得自己的吐槽功力回趟家已经在唰唰直线上升。仔细搜索了一下童年的记忆,张新杰也没找到半点线索,估计是隔了太久实在记不得。




“行了,大姑之前跟我发小都说好了,时间就定明天吧,我联系联系,具体几点在哪到时候告诉你,啊。”




我一直都没说同意吧喂。张新杰此刻特别想一个神圣之火甩他大姑脸上。




“哦对了,姑娘叫雯雯,别记错了啊。”




然后这门相亲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定了下来,经过多方面的传话,把两人的见面时间定在了下午一点,地点是王府井大街的某家高档西餐店二楼的某包房。




张妈妈听闻此事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怎奈张新杰在荣耀里是个战术大师,也架不住爹娘的殷切希望,好好拾掇了一番便带着墨镜围个围巾穿个长款风衣,人模人样的上了街,刚好卡在下午一点推开了西餐店里包房的门。




屋里已经坐着一个人了,和他装束差不多,不过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女孩子。




“呃……你好。请问你是雯雯吗?”张新杰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手中的照片,又看了看昏暗的灯光下对方戴着墨镜的脸,总觉得有那么点儿熟悉。




“呃,是的,你是……小欣?”座位上的人看了看手中的照片,又看了看他,语气中满是疑惑。




沉默三秒。




两人同时摘下墨镜。




“前辈……!”坐着的'雯雯'惊讶地叫了出来。




“文逸……!”张新杰看清了对方的脸也忍不住感慨世事无常。




“前辈你……就是小欣?照片上的这个穿着裙子梳双马尾的小女孩就是你?”安文逸递过了照片。




张新杰这才想起来,自己学前班的时候儿童节表演舞蹈,女孩子人数不够了,就抓了头发比较长的自己来凑数……于是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然后把安文逸的幼年照片放进了钱夹。对方的黑历史什么的,必须珍藏。




“既然来了,我们就吃点什么吧,听说这里的牛排很不错。”张新杰十分淡然地开启了两人平时的相处模式,“之前还想着过年的时候见一面,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




“而且,从结果上讲,这次相亲,很成功。”走到安文逸的身边,张新杰俯下身,在对方的唇上轻轻一吻——没有眼镜的阻隔,两人的动作格外顺利。




安文逸拉过张新杰的领子,主动迎上,深深缠绵。




——————————————




“妈,我是新杰,对方很好,我很满意。……嗯,性别?……这种细节不需要在意。”




“妈,我是小安,对方很好,我很满意。……嗯,我知道,没关系的,只是性别而已。”




“我们相处的很好,已经决定深入交往了。”










——END



评论

热度(100)

  1. 喻文州粥很好吃間桐雁夜 转载了此文字